期末啦,溜了溜了

我快考完啦(并没有)!!!所以就有人点文吗!不然我什么都不想写!!!老规矩刀乙女不开车人设和梗可以自带写不好不要喷我!!!暑假有空暑假写!忘说了,就抽两个ˊ_>ˋ

无言

陆奥守吉行x女婶


没写完,摸鱼,为什么没有啥机器可以让我把脑洞自动生成一篇文章啊。


很久很久以前,本丸里有一位审神者。

这位审神者有很多付丧神,各个美丽强大,绚丽的眉眼间都是不同的风华。明明如月,又或者灿若星辰。

可即使知道他并非人类,少女还是忍不住满怀诗情,跌落在灿烂的春山中。


——他笑得真好看。

选中陆奥守吉行是这个理由,喜欢上陆奥守吉行,也是这个理由。多少次因为偷看而出神,忘记手头的工作,审神者已经数不清了。反正,除了她自己也没有人会知道。

那个大大咧咧的付丧神,就坐在不远处。专心致志地擦拭着手中的枪,有时候审神者真的很嫉妒那把左轮手枪,吸引...

一个小小的安利和随笔。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喜欢这个版本的江山雪,虽然原版也很好,但这一版是我听得最久的。不管是念白还是歌本身都很棒。
对于我这种喜新厌旧的人来说,能听一首歌一年多还没腻也是十分意外。当时搜在论剑台挂机,就顺手搜了纯阳的相关同人曲。
除了唐家堡的最顶上,论剑台应该是我唯二喜欢挂机的地方。光与雪,风与树,黑与白,整个世界安静又分明。耳机里又是悠远清澈的歌声,点卡烧得再快我也毫无顾虑。
之后某天,我在论剑台挂机。飞来一个剑纯,要我和他插旗。
都说鲸鱼打剑纯是天赋技能不用学,当时我是个pvx,被他打得怀疑鱼生。等道长切了心法换了气纯,又把我摁在地上一顿毒打。
差点玻璃...

住在高塔上的少女(2)



西莉亚的裙子是麻布做的,经过那么多次浆洗早不再扎人,穷酸得发白是唯一不太让人高兴的地方。

至于西莉亚本人——好吧,我想每个女孩都希望自己是个金发蓝眼,皮肤光滑但不苍白的漂亮姑娘。但很可惜,西莉亚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公主。她身材瘦小,脸上有星星点点的雀斑。虽然西莉亚的妈妈一直说她的雀斑非常可爱,可有什么比被淘气到令人发指的男孩们丢石子,大喊“西莉亚是个丑八怪”更过分的吗?

大概没有。

西莉亚哭着蹲在地上,她不敢坐下,怕裙子会弄脏。之前说过,这裙子不漂亮,她也不希望妈妈会因此增加负担。那是个沉默坚强的女性,和西莉亚一样有红色的长发与铁灰的眼睛。
红头发多怪啊,如果没有这一头红发,西莉亚或许会像路边的野雏菊一...

啊啊啊啊啊可爱!!!

後藤藤四郎極:

不動行光極化前後台詞對比。
嗯,反差萌www
來源應該是微博。
見水印。

每次负能量爆棚的时候看到这句话就跟被顺毛了一样

摘纪录:

嫉妒并不是十恶不赦的罪行,只要你够坦荡。如果我从小没学会嫉妒,大概只会是一只森林里很容易被吃掉的动物。人类走到今天,只是因为,我们会嫉妒,会攀比,因为我们蠢到会为了“求不得”而挣扎。恰恰是这种愚蠢,让我们变得神秘、动人,成为万兽之王。
一一张晓晗《学会嫉妒》


感谢推荐

今昔一别

信浓x女审,私设如山

 @鹽漬桃_停更中 你的壁咚在老后面了(x


01
审神者十二岁,身高一米五二。

审神者十三岁,身高一米五六。

审神者十四岁,身高一米五八。

审神者十五岁,身高一米六一。

审神者十六岁,身高一米六一。

信浓藤四郎看着不再往高处爬的刻痕。


审神者每三个月量一次身高,即使只长了那么几毫米长谷部都会为她记下。

工具是一笔尺子,一根正对着审神者书房门口的柱子。

尺子压在审神者头上,不让她踮起脚投机取巧。至于那根柱子,上面的刻痕浅浅淡淡,努力攀登,旁边标注的数字记录了一个女孩长成少女的曼妙过程。这样的平...

那个临考前的本丸



短打
写给亲友,同时预祝所有高三的小天使们高考顺利
也预祝即将进入考试月的大学狗们包括我自己在内不挂科哈哈哈哈

快考试了。
歌仙正在帮你批阅试卷上古文的部分,你转着手中的笔,等他脸上露出自己的成绩。

微笑点头代表很好。
发出“嗯……”的迟疑是你犯了不应该的错误。
他的嘴角要是下垂,眼角也耷拉下来,就说明你发挥有些失常。

其实失误不算什么,毕竟不是真正的考场。
可这位风流潇洒的雅士因你不再放歌。他害怕你会因为偶尔的滑铁卢感到挫败。
他斟酌用词的时候会发出更多迟疑的声音。

今天的你没有太多失误。你的状态越来越好。
他不用绞尽脑汁安慰你,你也不用反过来安慰他。他太担心你了,这样不安的情绪让你感到十分幸福又十分无奈。

因为这样...

应是长风万里的相送



小乌丸x女审,私设如山

其实是彻头彻尾的亲情向
点文还债@弦之无音 @花川凉人忙成🐶 @阿戮

那张脸像是新作的素纸,贴在颊边的鸦黑的长发,将他衬得更加白且纤细。面貌实在算不上成熟,然而他的神情又完全不同于后藤孩子气的逞强。

眼睛的眼尾染上朱红,为过于白净的脸添了点颜色,却没有能拉近他与人的距离。反而更加的高高在上。

可比那艳丽的色彩更加吸引人的是他的瞳孔,黢黑如古井。仿佛参破世间璇玑。

你如果第一次见到战争肯定会被它的残酷所击溃。但要是你已经见过许多许多的战争了呢?也许不会麻木,可你的心一定不会再轻易动容了。

你如果第一次见到你的父母争吵,还动手伤害对方,一定会感到心痛得快...

1 / 6

© Ap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