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瘠且焦灼
脾气很暴躁
是个很差劲的人
谢谢你看我写的东西

考研更新不定,不考研也不定

Fish In The Pool

作家伯爵x舞蹈生咕哒子,现pa

OOC,私设如山,非常我流,一切都是为了谈恋爱

部分情节有参考电影《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

之前有发过部分…这次一发完,有点长,手机不会弄超链接分段哎……


今天起不再实行夏令时。

人们强忍睡意,在凌晨两点醒来,将时针重新拨回三个月前的样子。而这跟藤丸立香有什么关系?她的国家从未实行过夏令时,可她还是在凌晨两点睁开了眼睛。她翻开邮箱,里面躺着一排敞开口的信封。她打开视频网站,入眼的第一个直播间标题是“大胃王挑战”。她点进去,主播是...

 

失格

失格


大俱利伽罗x女审

莎调乱舞企划产物,纯属恶搞,过于沙雕


据说放在那个仓库里的主机曾经是闲置的。显示屏也是闲置的。狐之助们尝试了许久,都没有说服付丧神们将它出售掉。它们不懂为什么要留着这么占地方又毫无用处的机器,反正付丧神们不会用,也没有去学会用不是吗?毕竟光是服从命令,并照顾好审神者都将他们累的够呛。

而提起这个本丸的主人,狐之助们便会不由得叹气。

审神者本来是个可爱的孩子。可爱,又柔软,一笑就有阳光从颊边的梨涡中沁出。人与刃都会喜欢的那种,恨不得她能一直快快乐乐,永远不用品...

 

这位姑娘,请留步

侦探伯爵x怪盗咕哒子

新杀打酱油

写给 @Lantern-元宵 的西游咕哒!

是个有点解释不清楚的paro(?)

所以请务必先看看她的图!→【戳我】


爱德蒙下楼时被过长的衣角绊了一下。他还是不习惯这套陌生的服饰,即使他们已经肌肤相亲许久。本着入乡随俗的惯例套上了面料不错的长衫,却没让他变得不打眼。

毕竟身在异国,无可厚非。吩咐服务生——不对,吩咐店小二端上早茶。白发的青年顶着茶馆中或习以为常或惊异惶恐的目光,在靠窗的方桌前坐下。他将手上的烟斗扣在桌面上敲了敲,...

 

我可能不会喜欢你

高文x咕哒子

没写完,存个档


他们去刷蛇之宝玉。

暗礁海域风平浪静,日夜拍打黝黑礁石的海浪今日颇为缠绵温柔。手持弓箭的骷髅每个动作都伴随着喀拉喀拉的声响,从阴影中钻出的蛇女张牙舞爪,粗壮有力的尾巴砸在泡得发软的木甲板上,凿得整条船隆隆震动。无数细小尖锐的木刺从坚硬的鳞片下溅出,转眼在法老王的太阳之辉中,与魔兽一同化为灰烬。

高文练度不高,才二破,还被对面克制。他套着羁绊加成的礼装站在队列最后,身边就是正在漫不经心施令指挥的御主。她自始至终没看过他一眼,也不和他说话,这种刻意的...

 

为你存留

为你存留


医生中心,但是是all咕哒子

又名罗马尼阿基曼的一天,全员傻子亲情向日常(你

OOC私设如山写的很粗糙


罗马尼·阿基曼以前有过干脆披着头发的念头。

因为梳一个好看的单马尾其实挺难,他又是个卷毛,发量还很多,即使没秃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可过于放荡不羁的头发着实有损个人形象。还好这么多年过去总算熟能生巧,从睁眼按掉闹钟到离开自室不过用去二十分钟而已。

员工餐厅在之前的爆炸中被炸掉了大半,外头的墙壁上还有曾经插着两把被爆炸...

 

儿童节快乐,祝你永远童心未泯!

 

Fish In The Pool(1)

作家伯爵x舞蹈生咕哒子,现pa

OOC,私设如山,自我感觉还挺甜?

部分情节有参考《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

有点长,很啰嗦


今天起不再实行夏令时。人们不得不忍着睡意,在凌晨两点醒来,将时针重新拨回三个月前的样子。而这跟藤丸立香有什么关系?她的国家从未实行过夏令时,可她还是在凌晨两点睁开了眼睛。她翻开邮箱,里面躺着一排敞开口的信封。她打开视频网站,入眼的第一个直播间标题是“大胃王挑战”。她点进去,是位女性,身材娇小,模样可人,面前的桌上摆着章鱼烧的盒子,正在缓慢的...

 

少女与糖

贤王x咕哒子

十分我流,私设如山,傻白甜

是个双方都很别扭的双箭头


糖是好东西。


大脑通过味蕾接收到的甜味会让不同的人得到不同程度的舒缓与放松,分解之后还能够为人体提供能量,构成细胞骨架,保护肝脏功能。


吉尔伽美什还立于乌鲁克时,桌案上必然会摆着一盘汁水甘甜的值季果实。可这里是迦勒底,最后的人理续存保障机构,外头是连续数日不歇的暴风雪,内部才从不久之前的大爆炸中重新振作。没有侍女,没有供散步的花园,没有纷至沓来的事务,以及虽然不至匮乏,但也拿不出能让最古之王满意的食物。


幸好英灵...

 

给噗老师的文评

我爱啾老师!!!!!!!

啾然:

@Apu. 迟到很久的文评,请噗老师签收(๑>ڡ<)☆

  说是文评,其实我只是想找个理由名正言顺地夸一夸噗老师。
  先扯点题外话,我吃刀婶粮的时候,有个很容易把自己饿死的习惯,通常一对刀婶只吃一家文粮,比如一期婶认准业界良心劳动楷模的晨晨,想吃髭切婶就去然爹身后的月球表面转悠一圈,偶尔想吃甜的就到阿凌首页扒拉一下看看有没有掉落。
  算不上同担据否,只是对于角色各人有各人的理解,各人有各人的偏好,吃粮时自然而然会挑与自身解读相近的吃。
  所以,我对噗老师的信浓婶念念不忘是有理有据合情合理的!
  言归正传,我喜欢看故事,尤其是不太按套路来的故事...

 

年年岁岁

信浓x女审,私设如山 

 给@啾然 的还债


01

信浓藤四郎觉得很幸福。


02

并不是浮于表层的,由攀比产生的满足感。如果说这种感觉仅仅来自于他每次都能成为第一尝到审神者做的点心的付丧神又有些不对。但无疑,这是一份莫大的殊荣,对于藤四郎们来说,偏爱总是会不经意的体现在这样那样的一些小地方。

而一旦得到,就总会忍不住炫耀一下。


“你们没觉得我今天有什么不同吗!?”乱的嘴角和声调都高高的往上扬着,他若无其事的摇了摇脑袋,长发在肩上划出金色的波浪,晃眼的很。

“什么不...

 

狐闹

刀剑+阴阳师pa

群内策划,请勿随意沿袭设定

私设如山,OOC也如山,究极玻璃心不喜勿喷

小狐婶


我抖落刀刃上的血,是同人类无异的红色。眼前的大妖怪扶了扶自己几乎被斩断的手掌,还有一丁点皮肉脆弱的维系着,没让它彻底脱落。他对此惨状仅产生了些许无奈,甚至弯起唇重新望向了我。他有双金色眼睛,和我来时路上遇见的那盘满月极像。皎洁,只是不再薄凉。里头翻涌着戾气与癫狂,大概他的日子同我的日子一般无趣无望。

我想起六岁时见到的一只狼妖。听闻他曾被先祖重伤,在那之后便一直老实蛰在关东的某座深山中养伤,谁知道伤好了人间也过去了数载。劫后余生的家仆们说,那只狼妖原本只是踢烂了大门,叫嚣着先...

 

壶中雪与天地

摸鱼,待续,雪童子中心,内含微量藻巫


春天的花在夏季连成片荫。夏天的叶在秋季蜷缩枯黄。秋天的晨露在冬季化作白霜。冬天的雪在新一年的回温中消融。


雪童子第一次见到春天。他站在山坡上,往下望去。即使风还是冷的,但是目之所及的地方都泛出了令人心悸的绿,一点也不像他在冬天时看到的,在树梢上那一点点,羸弱的生机。他听见蚯蚓在变得稍微松软的土壤里翻动,甲虫张开色彩斑驳的外壳也是翅膀飞远,他听见挂在屋檐下的冰棱坠砸落在地,比乌鸦更加可爱的鸟发出清脆的啼鸣。

他出生在冬季,统共才在人世间度过了几个月而已。仅仅百来天,还不足以让他忘记...

 

© 曌昭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