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

杂食




除宣传外请勿转载么么哒

我曾经想死

敌审有,敌刀有,私设如山,OOC

CP双审



01 敌审家的清晨



我曾经想死。

不过,似乎是在梦里,我才萌生了如此可怕的念头。绽开的皮肉与流出的鲜血都仿佛不属于我。

又是这个,真实又虚幻的噩梦。梦醒的时候,残留在身上的尖锐的痛觉总是能让拥有不死之身的我为之颤抖。

枕头被拍了几下,索性弹性不佳,不至于让我在饱受低血糖折磨的同时被晃得头昏。我有点不想动,之前一个人虽然十分无聊苦寂,但至少我是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的。

“醒了吗?醒了就赶紧起来。”来人催促着。

我瞥向床头的闹钟,时针指着5。未免太早了叭,我皱着一张脸,还是挣扎着在对方忍不住来掀我被子前爬了起来。

“别苦着脸啊,今天有大生意。”他高兴时尾音会忍不住上翘,让听的人也会不自觉跟着心情好,即使我的大脑还在当机。

“收拾好出来吃早饭。”我迷迷糊糊的,直到门被阖上发出砰的声响才稍微回神。


梳洗完走到食堂,空空的大通间里只摆着我一个人的矮脚食桌,火急火燎催我起床的人在一边热火朝天地搬弄PSP。

看到我后,他朝那份早餐扬了扬下巴,然后就收回了全部的注意力,重新投入战斗——是男人就下一百层。他是个手残,至今没有打破我的记录。这是他的痛点,也是我的笑点。

然而在看到今天的早餐后,我笑不出来了。

几片酸萝卜,一条漆黑的煎鱼,一盘被淋了大半瓶酱油上去的蛋卷,和一碗充满了糊味的白粥。我侧过头望着仍然在奋战的青年,“老大,我哪里做错了?我改。”发自肺腑的,我向他保证,只求出门之前能吃上一顿好的。

PSP发出游戏结束的音乐,他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烛台切昨天碎了,新的还没来。我水平就这样,将就着吃吧。”

我想告诉他,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吃饭是大事,不能将就;但是我不享有抗议的权利,只有被驳回的资格。烛台切碎了,这让我有点难过,毕竟他的手艺是本丸最好的了。

我甚至为了区分烛台切和其他太刀,给他手臂上系了一条发带。如果不是齐喑告诉我这把刀的原名叫做烛台切,我根本不会记住这把做饭好吃的刀。

哦,齐喑就是我身边这个手残又从来不自己出阵把我当黑奴使唤的男人,跟他的名字一点都不符,成天叨叨叨罗里吧嗦。他也不常给我买东西,甚至不怎么外出,天天缩在本丸里。可怜了我这个妙龄的少女,衣柜里除了白衣黑袴之外,就剩下一套夏季才能穿的和服。浅蓝色的,上面有很多大尾巴金鱼,非常好看,虽然也是齐喑买的……


扯远了,请耐心再听一句我对这些付丧神们的抱怨。

谁叫同刀种的付丧神都穿得一模一样,看脸都很难分别他们。不仅如此,他们还不会说话,只能发出一些意味不明的低吼。

实属无奈,我出此下策,整日披头散发,被齐喑嫌弃不完。


盘子里的鱼硬的像块石头,筷子戳都戳不动;酸萝卜估计是今早上才从地里摘来的,完全没入味;蛋卷咸得吓人。最后入我腹中的只有那碗白粥。他的手艺不可恭维,我打心底希望齐喑能够早点再遇到一把烛台切。

我一边检查有没有遗漏忘带的东西,一边听齐喑絮絮叨叨跟我交代这次的任务。

“记住了啊,1184年1月5日,平安时代。”他一字一句,盯着我的眼睛,“你要再像上次一样弄错时间,就别回来了,给我死外边。”

我觉得如果他不是个宅男,可能早就掐死我了。

不过上次的确错在我,我理亏认怂,怯怯的伸出手等他给我小判。

出门在外没钱不行。他也不急给,就晾着我,问道:“编号。”

每次出门,齐喑都会让我确认一遍。当初告诉我这串乱码的时候,他说会在关键的时候救我一命。

“E86425D。”我一头雾水却还是记下了。

“得了,快走快走。”他把装着小判的袋子往我手里一拍,赶苍蝇似的把我推了出去。


我没跟齐喑说过我不会死,人总要有点秘密。再说不会死又不是无敌,我要是无敌我就不会带着这些付丧神出门办事了。

虽然我的任务大多简单,一般就是坐在旅店里等着付丧神们回来。要是轮到时间长的任务,我还可以出门逛逛街。只能看,不能买。齐喑这个小气鬼给我的钱只够吃饭和住宿。

不过多长个心眼总是好的。见识过付丧神们风里来雨里去以一敌十的战力后,我很平静的接受了自己是个弱鸡的现实。

可这些付丧神通身缠绕着黑气,还有他们浑浊的眼睛,都让我十分不适。

第一次和付丧神们出门之前,我还躲在齐喑身后。直到他将我丢出去,摆出嫌弃的嘴脸,不耐烦道:“他们都是刀化身的精怪,供人差遣的物件。瞧你这怂样。”


然而现在想来,付丧神也会觉得痛,受伤后淌出黑色的血。用“物件”形容他们,似乎不太对。

齐喑说同样的替代品要多少有多少——难吃咋了,容不得我厨艺不好是不是啊?我带你出去下馆子成不成?

他嫌我烦,我就缄口不再提起。只是依然记得那把叫做烛台切的刀,和它所化身的付丧神。同我挤在小小的厨房中,为死赖着不肯走开的我挥开熏眼呛鼻的油烟。


大概是齐喑并不在乎这些吧。又或许是因为他也没下过厨,所以不清楚付丧神的特别。


思绪万千,我却只能默默收起,集中注意力,可不能再溯行进入错误的时代。




-tbc-




脑洞存久了存成了一个好长的故事(。想写个长篇锻炼一下自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60)
©Ap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