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

杂食




除宣传外请勿转载么么哒

孩子气的战争01

01 药研为什么不怕热


亲情向,私设如山,OOC




信浓藤四郎第一次用人身肉体参与又闷又燥的夏季。草木丰茂的本丸中热风与蚊虫并行,让他难免有些失意和心焦。这种莫名的,因为高温而产生的焦躁,在他看到药研之后更加明显。

烟灰色衬衫扣子扣到最上一颗,黑色的短发服服帖帖,最可恨的是他竟然能在这种热天穿白大褂!

同样是粟田口家的刀,为什么自己这么怕热?

这不公平。

审神者听到他的异议笑得把信浓搂进怀里揉啊揉,“因为药研来的时间很久啊,他都习惯了。”

“一开始显形的时候,他也可怕热了。”审神者从收纳盒中翻出两个发卡。红色的,细细的,掰直之后当做撬锁工具再好用不过了——这话是鲶尾哥哥说的,是否属实还有待考证。

粟田口的短刀中,像厚藤四郎那般清爽干练的小寸头还是少数,所以一到夏天,审神者就会准备好几版发卡,把小短刀们抓过来,挨个捞起刘海。

除了药研,他是个例外。

刘海被捞起来让信浓觉得别扭,他不能像乱那样从善如流地接受自己的形象改变。有句话怎么说?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可信浓怕热,血流成河也不敌骄阳之下的一阵热风。他不禁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好奇——对于药研是如何抵御夏季军队这个问题。

信浓自问不会比药研穿得更多,一个围脖总比不过永远扣到最顶上的衬衫扣子和厚实的白大褂。

他拉住审神者的手问:“药研现在就不怕热了吗?”

审神者支支吾吾,只是说药研有自己的办法。至于是什么办法,还要去问他本人。

然而信浓不想去问啊。他苦恼地抓了抓后脑勺,莫名觉得一旦去问了,就会输了。


“可能因为你的围脖是深色?”后藤头上顶着一本书,站在墙角。审神者跟他说这样有助于骨骼发育,他就真的每天睡前在兄弟们的打闹之中遗世独立。

博多抱着一个纸盒问有没有人来玩大富翁,坐在他旁边的药研拿着一张小纸片仔细端详,估计是游戏规则。乱举手附议,博多说少个人,乱旋即转身把正在擦拭本体的厚给拖了过去。

小老虎又被鲶尾抓着玩抛高高,吓得五虎退在一旁瑟瑟发抖,生怕这个不靠谱的哥哥一时手滑。前田和平野也围在外围,心脏跟着那只被抛高又落下的小老虎上上下下。然后骨喰拿了本故事书来说要给鲶尾读一读,粟田口家的混世魔王立刻乖乖把小老虎还给了五虎退,一脸谄媚地让自家兄弟有话好好说,别拿故事书。

信浓低声问:“那是什么书……”竟然能让鲶尾哥哥乖乖就范。

后藤瞥了一眼,“格林童话。”收回来的目光中有一丝后怕,“未删减版……我们接着说你的围脖。”

见到后藤比吃了苦瓜还难看的脸色,信浓只好哦了一声,压下害死猫的好奇心,低头看着自己的围脖。

“深色的怎么了?”他把围脖叠好,这上面有他的刀纹,配色低调华贵,简直不能更好。

“吸热啊。”后藤感叹信浓还是显形的太晚,对科学了解太少,“深色吸热,白色反光,还可以抵御紫外线。”

“这样!”信浓见他如此言之凿凿,于是深以为然,虽然他听不太懂什么是紫外线。

然而本丸里没有第二件白大褂了。不过好在马上他就有了新的灵感——在看到山姥切国广之后,利用白色的被单做成了披风。第二天就恢复了百无禁忌飒爽模样,刘海乖顺地搭在他的额前,耳侧的碎发遮住了脸颊边一点婴儿肥。

我真好看!秘藏之子露出自信的微笑,拖着自己的斗篷,一路杀进田野中。


信浓醒来时听到女孩子低声的啜泣。

“我真傻,真的。”审神者抬起她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秋老虎的时候要提醒他们减点衣服,省得热昏过去;我不知道夏天也要提醒、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着小锄头让信浓去当番除除杂草,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书房整理文件,安排出阵,清点资源,时间到了,当番要轮班。我叫信浓,没有应,出去看,只见小锄头撂在一边,他也躺在那里……呜呜呜……”她接着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身边的付丧神们也都轻声安慰着她,让她别太自责。

信浓只觉得喉咙里跟火烧火燎一样,他也无法开口。最后还是药研察觉到了他的苏醒,“大将,信浓醒了。”然后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审神者抱着他说接下来的几个月让他好好休养,那劳什子的当番就放一边去。

幸福……来得有点突然。信浓埋在审神者的怀里这么想,他只记得自己后来太热了,想站起身脱掉白披风,结果眼前一黑,就没了知觉。

“真奇怪。”审神者领着一众付丧神如潮水般退出本丸的医务室后,信浓茫然地嘟囔。

“没什么奇怪的。”药研递给信浓一杯温白开,“穿那么多还呆在大太阳底下暴晒,就算是付丧神也要遭。”

“可是,药研你不也穿的很多吗!”他终于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

“我?”药研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然后恍然,“我又不用当番,而且我有这个啊。”他从腰侧的包里掏出一个蓝色的小瓶,对着信浓的脖子就是一喷子。

凉凉的薄荷味在空气中散开。

不就是一般的花露水吗……信浓搓开那一小片水珠,下一秒感受到了生命的奥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重薄荷,劲凉提神。”药研面不改色地捞起刘海,对着自己的额头摁下喷头,“你值得拥有。”

他在信浓的尖叫声中,气定神闲地重新打理好自己的发型。



Fin.



写完感觉自己有病。

是个不定更新的亲情日常向系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8)
热度(263)
©Ap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