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

杂食




除宣传外请勿转载么么哒

孩子气的战争02



02 Leaving Grapefruits

亲情向!OOC和很多私设!



秋田藤四郎不见了。

审神者急得焦头烂额,连挖地都没了心思。最近政府终于实锤了毛利藤四郎的存在,开放了大阪地下城。可就在这么忙碌又关键的时候,她的短刀少了一把。

有人知道他去哪了吗?审神者问。秋田乖巧又懂事,很少让她费力操心,毕竟本丸的混世魔王只有鲶尾一个就足够消受了。

 

不知道……刀剑们都摇了摇头。

粟田口家的刀实在太多了,即使是兄弟,也谁与谁会时时刻刻形影不离。

 

你们有发现他最近有什么不对劲吗?审神者又问。

没什么不对劲呀……乱咬着指甲,死命回忆;信浓满脸忧愁地抱着审神者的手臂晃了晃,让她稍微放轻松点,别往坏处想;药研和厚也在一边安抚焦躁的少女。

 

那他会去哪呢?审神者快哭了,闻讯赶来的其他刀剑们一个个也神色凝重。

就跟审神者所说的一样,秋田藤四郎是个乖巧又懂事的孩子,从来不需要别人多操心,何况现在战事吃紧。从前审神者就做不到关注每一把刀剑,现在更是忙得分身乏术,披星戴月地忙得像个陀螺团团转,累得几乎昏厥。

检查结界的后藤也回来了,完好无损的结界没有任何被试图入侵的痕迹。

 

大多时候,审神者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秋田藤四郎。

他的战力并不出色,性格也不活泼,也没有像五虎退那样明显的标志。既不是审神者的初始刀,也不是审神者的初锻刀,更不是审神者第一次出阵时得到的刀。而相比起粟田口的兄弟,秋田藤四郎也似乎平凡了许多,总是安安静静的呆在旁边,只是每当审神者的目光瞥到他身上时,总会回以微笑。

审神者可以解释说因为她的刀太多了,忙到没有空去照顾到每一把刀;秋田又太安静了,他要是像乱一样,像信浓一样爱撒娇一点,就能够分到自己更多的目光;可任何的借口都不能掩盖她忽略了秋田藤四郎的事实。

她忽略了那把陪伴了她许久的小短刀,时间大概不会比她的初始刀短。她甚至记得,秋田藤四郎是第一把来到她身边的粟田口。因为入手他总是特别容易,审神者还曾经被同僚们打趣说秋田藤四郎格外喜欢你。

 

可现在,那个粉色头发的,性格有些腼腆的小付丧神,像一个透明的肥皂水泡泡一样,不带半点声息地消失了。

 

少女终于哭了起来,泪水大滴大滴地落下,满心的焦急没法宣泄,满怀的悔恨无处堆放。

人似乎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会倍感珍惜。

 

那么到底,秋田藤四郎去了哪里?

 

他当然没有想要离开审神者,毕竟他是如此喜欢自己新的主君。喜欢到连在失去她几乎全部的注意力后,也狠不下心去恶作剧以此博得她的目光。

主君总是很累,很拼命。秋田还曾经害怕粟田口一家的团聚遥遥无期,他的兄弟太多了,又分散在各地。

就同审神者说的那样,秋田藤四郎的确是第一把来到本丸的粟田口,甚至,他是审神者的第一把短刀。而提前知道了粟田口是非常庞大的刀派的审神者,特地分了一间大的宿舍给秋田和尚未到来的他的兄弟们。

空空的,巨大的房间,总会让秋田想起那个困住了他和前主数十年的牢笼。可房门永远是打开的,甚至会从外面打开,在本丸尚处战力不足的时候,审神者总会亲自喊秋田起床。那个女孩像太阳一样,一拉开门就是她灿烂漂亮的脸庞,声音也像鸟儿一样轻快明朗,毫不费力的,就驱散了一室的阴霾和孤独彷徨。

我是不是,已经自由了呢。他望着审神者,下一刻心底就有一个声音轻轻的说:是的。

审神者牵着他的手去了万屋,买到了五彩缤纷的糖果;审神者牵着他的手去了夏日祭,捞了金鱼,吃了炒面,还有苹果糖;审神者牵着他的手,教会了秋田纸飞机的折法,只要往前一投,松开手指,原本轻薄的纸张就可以自由的飞翔。

 

秋田藤四郎可以拍着胸脯保证,秋田藤四郎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欢自己的主君。

所以,在兄弟越来越多之后,即使不看着我也没有关系,即使不再像以前那样那么在意我也没关系。因为秋田藤四郎,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喜欢主君。

 

血从伤口里淌出,一滴一滴,打在地上,立刻渗进土地,变成暗色的一小块。得到人身肉体后,快乐也被放大了,疼痛也被放大了,甚至出现失血过多导致头晕的状况。

他本来只是希望能够帮主君分担一点,也能够更早一点见到毛利。想着自己极化之后战力有了加强,说不定运气好还能触发一骑打。

更重要的是,在他的衣服内侧,缝上了一个极守。虽然有点破旧,却无伤大雅。

秋田藤四郎还记得当初审神者刚拿到这个极守时,纠结了好一会还是决定给了他。

日战太危险了,你跟那些大老爷们比起来太脆了。审神者一边倒腾着针线一边念叨,要平安回来才好。

 

他拖着一身伤回去了,没有毛利藤四郎。站在门口,看着审神者露出惊讶的神色,然后朝自己扑来。

兄弟们也都围了上来,一个个凶神恶煞不掩担忧的问他去了哪。

 

我去挖地了——秋田藤四郎想这么说,可审神者没给他机会,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然后又牵着他的手,往自己头上拍了一巴掌。

秋田藤四郎猝不及防,甚至没来得及阻止自己的手落下。

 

审神者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丑怪,可谁也没有上来安慰她。

“以后你要再玩消失!也要提前说一声!知道吗!”

 

我没想离开啊,可现在好像不说出主君想要的答案不行。

于是秋田只好说:“知道啦,主君。”



-fin-



今天逛B站的时候看到了秋天小天使的一骑打,虽然触发了,结果却失败了……然后去看了他的极化书信,就泪崩了。

突然特别特别心疼以及心酸,想写一写他。正巧这个时候听到了一首歌,对没错,就是标题那一首。扫了一眼歌词。某种程度来说有和我想要表达的东西相似的地方。

我想几乎没有婶婶卡过秋田藤四郎这把刀,他很容易得到,人气也不太高。一开始刚玩游戏的时候相信大家都很高兴能得到新的刀。可当后来越来越多的刀和越来越多的比较,就容易忘了一开始得到他的开心。

希望我能够表达出我想说的,最近挖地挖到吐,脑子都不清醒_(:з」∠)_刀剑乱舞这个游戏里,每一把刀都特别特别特别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82)
©Ap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