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

杂食




除宣传外请勿转载么么哒

【刀乱】关于齐喑的读后感

哇感谢长评!名字的确是从万马齐喑里取出来的2333其实之前挺担心会不会写不好他,看到有人喜欢我也算有一点自信啦!

顾乘舟:

主角,往往是小说的中心,他们的名字也或多或少的含有着作者或明或暗的期待。
所以,我在小说的一开始,就能感觉到,潜藏在热热闹闹的幸福下面的、不可逆转的、奔腾不止的悲哀。


【喑】,是【喑哑】呢,是【万马齐喑】呢?


还是压抑在喉咙里最深最痛的嘶吼呢?


齐喑是我见过的最普通的审神者,没有特殊的能力,没有什么神奇的前世,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会故意迎合短刀恶作剧而露出哭脸、会对一期一振的黄脸心怀愧疚、会包容加州清光和乱的絮絮叨叨的人。
但,对厚来说,他是优秀的主君。对乱来说,他是宽厚的哥哥。我毫不怀疑,在退被困在树梢之间的时候,他的主君的身上都披满了光芒,就是童话里的骑士,就是小说中的英雄。


但是,【英雄】多是悲剧性的角色,世人眼中完美无瑕的几乎没有【英雄】,多是【枭雄】。


此后,作者行云流水的把最后的幸福生活压榨到一瞥之下,接下来便是凄厉的血污、化不清的痛楚。


什么是最痛的?让一个人最顶端的幸福之后,一无所有。


往往来说,【抽丝剥茧】是一个很令人疼痛的词汇。失去星星后,再失去月亮,接着失去太阳……乱碎刀的时候尚且乐观的估计着继任者的幸福,齐喑还残留着最后的隐忍……直到加州清光碎刀,最后的稻草成为刻骨的仇恨上不值一提的一笔,因为齐喑背负的血债太多,堆积起来便是麻木。


从此,【复仇】成为了齐喑仅有的归途。


我曾喜欢【英雄】的意气风发,最好满载着年少轻狂,一路西行不回头,穹顶为屋,大地为家。


后来我喜欢上了【英雄】末路,喜欢上了世人口中的【罪人】,自己坚持到底的【殉道者】。他们是作家笔下的莺鸟,在把荆棘刺入心脏的时候的歌声最凄厉最动人,却也委婉的温柔。


希望齐喑在死前,再次梦到那间小小的枝繁叶茂的本丸,耳边是近侍的絮絮叨叨,腿长的小老虎睡的正酣,屋檐上的鸟雀蹦得正欢


😊😊最后,我决定了,以后写的都是BE好了。
报复社会,从这一篇不知所云的report开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9)
  1. Apu.顾乘舟 转载了此文字
    哇感谢长评!名字的确是从万马齐喑里取出来的2333其实之前挺担心会不会写不好他,看到有人喜欢我也算有...
©Ap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