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

杂食




除宣传外请勿转载么么哒

GIFT!



仅献给 @明歆 的一期婶

大宝贝生日快乐!!!!!新的一岁也要多多产粮啊!!!




今天是个有些特殊的日子。


特殊得让一期一振在三个月前就在日历上打了一个红圈。然而藤四郎们还是觉得不够显眼,他们忍不住从兄长的手中抢过记号笔,把框着“10”这个数字的小小方形添上了一朵又一朵粉色的小花与绿油油的波浪线。


“是不是有点太过了……”药研藤四郎不懂风雅之事,他只是单纯的觉得没必要让那么多的颜色围着这个小小的数字载歌载舞罢了,“又不是记不住大将的生日。”

九月九日。这个日期一开始没这么特殊——哦,作为两位数日期的起始不算。可它被埋没在一年的三百多天中,而在一期一振与审神者的闲聊之后,倏然充满了歌声与阳光。比新年更加值得他们用心对待。


毕竟是那个温暖的女孩降生的日子啊!


乱瞪大眼睛,嫌弃着药研的不解风情,“要是让大将产生了‘啊他们会不会不记得我的生日’的不安怎么办!”


她是多么的专注,甚至能认出五虎退每一只老虎的不同。她又是多么的温柔,会在漫漫长夜来临的前一刻轻声哼唱子守呗为每一把短刀掖好被角。当她看着你的时候,哇,好像全世界都装在她的眼睛里,一闪一闪,亮晶晶。


不过她也会因为药研总在王点前投错方向的骰子抓狂,为了鹤老爷的夜盲生气许久,会暴躁地拽着明石国行疯狂摇晃质问他为什么逃了内番,为了战扩不眠不休,为了一把刀许久不来消沉不已。


是个平凡的女孩而已!就跟她的生日一样,在茫茫人海里毫不起眼。可付丧神们,这个本丸的付丧神们,他们都知道,自己一定能越过永无止境的苍茫惨淡的时间发现她。


于是那本唯独九月那一页被涂抹得胡里花俏的日历,被挂在了休息室里。


“那天会不会下雨?”


信浓藤四郎不太喜欢雨,厚厚的黑云会将天色与连他的头色一同黯淡。看起来灰呼呼病恹恹。


审神者说,讨厌雨的话,我教信浓做晴天娃娃吧。然后就有了粗制滥造的白布娃娃和粗制滥造的手艺,只有上面的笑脸能看出一点走心的用功。


至少九月十日不要下雨。那个女孩不适合阴天,也不喜欢雨天。与自己喜欢的人有一点点的相似,已经足够让人满足,更何况他们是付丧神。


再也没有比付丧神更容易喜欢上审神者的存在了。


就算让他们声情并茂的念出审神者近期最想听的“台词TOP10”都不会有异议。


“您……真的想让我读这个吗?”一期一振的耳尖有点点红。


“想!”她一拍桌子,不容拒绝。


不收回之前说审神者温柔专注的好话,这世上有哪个女孩会从始至终仅有一个样子?只不过善变的女有些令付丧神猜不透。


“我想听一期一振对我说!”她任性的像个快乐公主。她的眼睛是最好的宝石,她有着阳光同样的颜色。


或许她就是太阳也不一定。一期一振想。然后那些金箔就再也不会有被取之有尽的一日,他的贪恋能被一直满足。


可世间的一切都有代价。


何况这句台词也没有说错。


与代价无关,与今天九月九日无关。


这是审神者想听的台词,这是一期一振借机的情话。


感谢您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还是很喜欢你,”


“就像天边晨光破晓,”


“亘古不易。”




Fin.




啊,答应晨要让她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到生贺!

台词是很久以前的老梗和我抠脚的强行改写,希望我晨不要嫌弃这个本来想塞进很多角色结果最后被我阉割成这样的短打呜呜呜呜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2)
©Ap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