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瘠且焦灼
脾气很暴躁
是个很差劲的人
谢谢你看我写的东西

考研更新不定,不考研也不定

壶中雪与天地



摸鱼,待续,雪童子中心,内含微量藻巫

 

春天的花在夏季连成片荫。夏天的叶在秋季蜷缩枯黄。秋天的晨露在冬季化作白霜。冬天的雪在新一年的回温中消融。

 

 

 

雪童子第一次见到春天。他站在山坡上,往下望去。即使风还是冷的,但是目之所及的地方都泛出了令人心悸的绿,一点也不像他在冬天时看到的,在树梢上那一点点,羸弱的生机。他听见蚯蚓在变得稍微松软的土壤里翻动,甲虫张开色彩斑驳的外壳也是翅膀飞远,他听见挂在屋檐下的冰棱坠砸落在地,比乌鸦更加可爱的鸟发出清脆的啼鸣。

他出生在冬季,统共才在人世间度过了几个月而已。仅仅百来天,还不足以让他忘记那个巫女的脸,也没能让他找到答案——就是关于存在的意义。雪童子的降世只是因为一只大妖怪的一时兴起,确切的说,是他喜爱着的人的一时兴起。那把名为雪走,缠绕着几乎无尽妖气的,一看就知道甚少离身的刀,便如此轻易的挂在了雪人背后。

每每想到这里,雪童子都会为雪走感到惋惜。他轻轻擦拭雪走的刃身,看见这把刀在自己手里轻颤,似乎在低声啜泣。曾经一起经历过的,数百甚至数千年的岁月,都被轻易置之身后,只为了去换取一个人类的笑脸——鼻子被冻得红红的,脸也被冻得很僵硬。那个笑容一点不但不好看,还很呆。能把雪人堆得歪七扭八的人,能聪明到哪去。

 

一只鸟落在雪童子的小小的角上。他是只新生的鬼,总不可能要求他长出和茨木童子一样大小的鬼角吧。





评论(4)
热度(24)

© 曌昭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