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瘠且焦灼
脾气很暴躁
是个很差劲的人
谢谢你看我写的东西

考研更新不定,不考研也不定

给噗老师的文评

我爱啾老师!!!!!!!

啾然:

@Apu. 迟到很久的文评,请噗老师签收(๑>ڡ<)☆

  说是文评,其实我只是想找个理由名正言顺地夸一夸噗老师。
  先扯点题外话,我吃刀婶粮的时候,有个很容易把自己饿死的习惯,通常一对刀婶只吃一家文粮,比如一期婶认准业界良心劳动楷模的晨晨,想吃髭切婶就去然爹身后的月球表面转悠一圈,偶尔想吃甜的就到阿凌首页扒拉一下看看有没有掉落。
  算不上同担据否,只是对于角色各人有各人的理解,各人有各人的偏好,吃粮时自然而然会挑与自身解读相近的吃。
  所以,我对噗老师的信浓婶念念不忘是有理有据合情合理的!
  言归正传,我喜欢看故事,尤其是不太按套路来的故事。噗老师每次写文的切入点和选材都很有意思,让人耳目一新。她似乎很擅长描写家人之间那种微妙而又细腻的感觉,不醒目,不张扬,但切实存在,想到便觉得安心。
  先前看《今昔一别》时,我就很感慨,要让年轻的付丧神明白时间对人类究竟有多么吝啬,这实在太简单也太困难了。
  说它简单,是因为这道理只需要失去一个重要的人就能明白。你看着那人降生,看着他如何过这一生,最后看着他了结此生。数十年匆匆而过,他已不在人世,你却还是初见时稚嫩懵懂的少年模样。无需言语,便懂了何谓物是人非。
  可哪来那么多重要的人能让你失去呀。
  素来被偏宠被娇惯的孩子哪里受过委屈,怎么经得起再一次的失去。
  所以他只想快些回到另一个重要的人身边。
  当初看到这里时,我其实有点担心信浓会赶不上。今昔一别,一别永年,但幸好他赶上了。
  审神者说,信浓,笑一笑吧。
  小小的少年闻言扬起嘴角,恍惚眉眼又当年。
  而《年年岁岁》是我拐弯抹角地从噗老师那里讨来的。她写的时候很担心,怕写不出我喜欢的信浓,怕我期望太高,最后失望。
  然后我就和她说,不会的,不用考虑我的喜好,按她的想法写就好,那样写出来的故事我肯定是喜欢的。因为除了官设之外,我脑海中关于信浓藤四郎最初的印象就来自她的《今昔一别》,哪会有偏差一说。
  再然后,我就看见了一个发生在冬日里的故事。
  这个故事里信浓和审神者的定位对调了,他成了被偏爱却不自知的一方。信浓发现本丸里藏着一个除他之外所有人都知晓的秘密,于是他不依不饶地想要找到答案。可他忘了秘密之所以被称为秘密,是因为说出来会伤人。
  我想,在寻找忽然不见了踪影的审神者时,信浓除了焦躁不安之外,大概还有些后悔。
  他其实是想成为一个合格的近侍的,因为他想成为可以被依靠的存在,想呆在离她最近的地方。但审神者给他的偏宠太受用,所以他才发现不了让审神者难过又不愿放下的心结正是信浓藤四郎。
  现在的信浓藤四郎没办法代替过去的信浓藤四郎,但他可以代替过去的自己告诉审神者,那一定是他所希望的。如果能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那么哪怕被折断,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所以啊,大将别哭啦,笑一笑吧。”
  “因为不管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信浓藤四郎,都觉得很幸福啊。”
  结尾处和《今昔一别》相对应,让我有点恍惚,仿佛是发生在同一个本丸的不同时间线上的两个故事。这么一想,你糖里藏刀啊,噗老师。
  最后,再次感谢噗老师的投喂,信浓婶真好吃!!乱和贞酱真可爱!!故事里还有很多糖刀半掺的小细节都特别甜,食得心满意足。

评论
热度(97)

© 曌昭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