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

杂食




除宣传外请勿转载么么哒

一期的日课

※BG,一期一振×婶

※ooc不可避,苏有,私设一堆

※渣文笔

※现在关还来得及





药汁难入口,反胃也是自然,少女趴在走廊边吐得眼泪汪汪,嘴里不仅充斥着药的涩,还混着胃液的酸。

幸好早餐消化得差不多了,要不然只会更加恶心。每天硬是以“调养”为由天天被灌药的日子真心不是人过的。

“喝了吐吐了喝,作什么孽啊……”倚着门框的本丸老顽童惟恐天下不乱地在自家主上心头伤处撒了一把盐。

未过叛逆期的少女果然是跳了起来,丢开手中的瓷碗,指着跪坐在自己面前的青发青年,一面嚷着“我要再喝这种东西就不回本丸”,然后往厨房的方向跑去。

无奈地望着主上迅速消失的背影,一期一振捡起已经摔出裂痕的瓷碗,“鹤丸殿下能否不要再说出这样刺激主上的话了呢。”声音里有着不易觉察的怒意。

老顽童耸了耸肩,“那家伙炸毛的样子太可爱了……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可您明知主上……”

“啊!”鹤丸出声打断了对方,“我忘了我今天当番,得赶快过去才行。”说罢便将无语哽咽的一期一振留在了身后,自顾跑远。

听身为初始刀的歌仙兼定说,本丸在最开始的三个月中都只出现短刀与打刀,即使是再灵验的玄学都没有对当时的状况起到任何作用。

已经不是脸黑背运能够简单形容的了。只依靠短刀与打刀,之后的路怎么想都是很难走下去的。

少女也曾一度想要放弃审神者的身份,回到现世。

直到一期一振的出现,打破了那几乎令人绝望的境况。

否极泰来一般,少女的刀帐以惊人的速度被填满。甚至现在的仓库中,也仍闲置着不少三日月莺丸之类的稀有刀。

“一期带来了好运!”少女在之后许多次出阵与锻刀中这样说到。这也是她一直将一期一振作为近侍刀的最主要原因。

一期一振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能够带来好运。可当他看到少女苍白脸上的笑容时,那一刻付丧神才真正觉得自己真的是作为一个近似于人的存在,活过来了。

付丧神在拥有能够自由行动的躯体后,连感情也被一同加之其上。

他爱慕着他的主上,本丸中人尽皆知。与他持有相同感情的刀剑大概也不是没有,可他的主上只回应了他的感情。这是一期一振有恃无恐的自信的来源。

所以当一期一振在厨房找到她时,刚好也在场的烛台切光忠很是自觉地退了出去,为两人腾出地方。

他没有立刻出声,而是站在自家主上身后,看着她整个人缩成一团,蹲在桌边享用独食。

小小的粽子上淋了一层糖浆,看起来很是诱人。甜腻的味道让远远站着的一期都闻到了。

少女很认真地享受难得的加餐,因为她的身体实在不允许她进食会对肠胃造成太大负担的食物,忌口十分多。这个粽子,大概也是烛台切看在过节和她死缠烂打又是刚刚喝过药的份上才给的。

这时候主上的眼睛应该是湿漉漉的吧——像小狗那样的——一期一振冒出了这样失敬的想法。

他迈开腿绕到少女跟前,蹲下身子平视少女抬起的眼睛——果真和他想的一样,他失笑,对方不明所以,只好不甘心地瞪了他一眼,继续埋头盘中。

啊…更像了……

他伸出手,拨开她耳边的碎发,带茧的指腹无意擦过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肌肤,又在他收手的那刻染上了绯红。

“干嘛啊。”少女再次抬起头来,似嗔似羞的模样再次逗笑了恭敬顺从的栗田口长男。

真是太可爱了——这样的话说出来,十有八九会让她害羞到摔门而去。所以他摇了摇头,倾着身子,隔着矮桌凑到少女面前,贴上她沾满糖浆的双唇。不知足地咬住她的下唇,轻轻吮吸。

在少女恼羞成怒推开他之前,离开了那片柔软的地方。

一期一振眉眼弯弯:“很美味。”

“…………”

“我下次会更深入的。”

“………………”

“您已经没有那么抗拒了,不是吗?”

“………………”

一期一振望着屋外阴沉的天色:“今天天气很好呢。”

然后听到了几不可闻的回应。


一期一振,日课达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51)
©Ap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