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

杂食




除宣传外请勿转载么么哒

别碰那个髭切(上)




ooc,个人心目的髭切
自我放飞,fly high

——————









审神者,特别,害怕,髭切。从她第一次看到那把刀开始。

孩子的直觉也是很准的。
望着不远处,垂着头向髭切布置出阵任务的审神者,三日月如是说。

没错,髭切的确是一把非常危险的刀。
精致的面孔,内敛的微笑,熨贴笔挺的制服,这些华丽的外表,都盖不过他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冰冷。

明明同膝丸是兄弟,可差距如此之大。
审神者十分紧张。她从未与髭切这样性格的刀打过交道。明明笑的明媚好看,却时不时会吐出来的骇人的话语。

即使知道他不可能伤害自己,她依然怯懦着,不敢与那双漂亮的眼睛对视。

光是看一眼就够可怕的了,更别说手入触碰之类的。



髭切自然也发现了,审神者对自己的畏惧。那么明显,他就算是匹马都能看出来了。
可他当然不会想着,为了一个小姑娘去改变什么,尤其是自己的性格。
这么可爱和谐的本丸里,要有一个不安分子,话本里也老有那么几个恶党不是么?

他会对她露出微笑,然后看着她被自己说的话吓得轻微颤抖。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抬起头,仰视他。
恐惧在她眼底染开,纤细的身体瑟缩着,像一片飘零无助的落叶。可即使这样,她也还是看着他的眼睛,不再垂着头了,只为了追究他话里的真实性。

哈,真是太有趣了。
髭切发自真心的笑出了声。

似乎是他弟弟的膝丸,不止一次的,委婉的跟他说,别老欺负审神者,她还是个孩子,柔弱又稚气。
可她都16岁啦。早就到了可以行元服式,甚至嫁人的年纪。髭切眨巴着眼睛,他记不住自己的弟弟,对审神者的事情,倒是知道的很多。
况且,在战场上,膝丸话中的小姑娘所显现出的果决凛冽,可不像一个孩子。

她想要得到我的力量,就必须来试着驯养我呀。不然就要被我斩杀了——胆小鬼也是鬼哟。



审神者知道髭切的这番话后,更是吓得小脸惨白。
她本就是个性格温软的孩子,与她相处过的人也好,刀也好,也都和善,即使是永远摆着一张臭脸的大典太光世。

可她还是鼓起了勇气,拉开了源氏兄弟房间的门。

髭切坐在房间中央,正对着门。也是第一次,审神者以俯视的角度看到了他。
可这样的高度差并没有持续多久,髭切便站了起来,走到了审神者的身边,近到几乎快要贴上了她。
她脑子里突然想起以前在书上看到的,关于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人际交往的最小间隔,即"亲密无间",范围在15厘米之内,彼此间可能肌肤相触,耳鬓厮磨,以至相互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其远范围是15厘米到44厘米之间,可能挽臂执手,或促膝谈心,体现亲密友好。

可除了压迫与紧张,她没有感受到别的。

被赋予了人身的付丧神,呼吸清浅平稳,带着灼热的质感,抚过审神者的发顶。像是被添进了酵母一样,沉默变得越来越密集。
直到髭切的手被握住,黏稠的空气瞬间变的轻盈了。

“我碰到你了,这是第一步。”
驯养的第一步。
她第一次,以想要正视一切的心态,去观望这把冷漠又满是笑容的刀。
他也的确不出所料地,对她露出微笑,“哈哈,看来我下个名字大概会是……嗯……‘胆小切’?”



哎,审神者觉得,自己就不该碰这个髭切。










——————

心血来潮的脑洞…性格很怂的婶
“驯养”来自小王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1)
热度(173)
©Ap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