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瘠且焦灼
脾气很暴躁
是个很差劲的人
谢谢你看我写的东西

考研更新不定,不考研也不定

失格

 

 

 

 

失格

 


大俱利伽罗x女审

莎调乱舞企划产物,纯属恶搞,过于沙雕


 

据说放在那个仓库里的主机曾经是闲置的。显示屏也是闲置的。狐之助们尝试了许久,都没有说服付丧神们将它出售掉。它们不懂为什么要留着这么占地方又毫无用处的机器,反正付丧神们不会用,也没有去学会用不是吗?毕竟光是服从命令,并照顾好审神者都将他们累的够呛。

而提起这个本丸的主人,狐之助们便会不由得叹气。

审神者本来是个可爱的孩子。可爱,又柔软,一笑就有阳光从颊边的梨涡中沁出。人与刃都会喜欢的那种,恨不得她能一直快快乐乐,永远不用品到苦楚。

偏偏他们没能保护好她。敌刀身上的瘴气将她的右手腕侵蚀得只剩下一圈薄薄的皮肉,隐约可见白骨。同行的前辈被当面斩下头颅,猩红的血在那张素白稚嫩的脸上开出一朵朵花。黏稠的恐惧塞满了她的喉咙和心房,让她忘记尖叫与挣扎,被尸骸淹没。也幸亏如此,才得在那次伤亡惨重的战役中以躲过敌刀的搜捕。

那以后,审神者的身影和笑容一并消失在了本丸中。害怕着战争与付丧神的她再没有踏出过房门一步。所有的命令和需求,都依靠房间中的一台电脑传达。


西历二二零八年晚上七点前的一分钟,坐在仓库里的大俱利伽罗第七十四次登录了时下最为炙手可热的MMORPG,Yggdrasil。

登录界面是上是个衣着粉嫩,尖耳朵,蓝眼睛的萝莉。他没多看,敲下回车,盯着进度条一点点被涌动的数据填满。

0/1的好友栏里,灰扑扑一片。等的那个人还没上线。大俱利伽罗眨了眨眼,将人物停在交任务的NPC旁,却没有松开鼠标。他必须在她上线发出组队的第一时间接受才行。一如从前,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她叫他的名字,他们的目光就能在下一秒绳结交织。

第十二个玩家从他的角色面前路过。跟随宠物已经进入了待机模式,趴在地上,阖着眼睛。

他在想,她今天还会不会上线。

他从前觉得一小时很快就会过去,其实也是可以很长的。从前审神者哼着歌折着纸,一个下午就从她绵软的调子中溜走,那时候他觉得她的声音很动听。

又过去了三十分钟。熟悉的ID和组队邀请终于弹上屏幕正中央,同时出现的,还有游戏内置语音邀请。

他清了清嗓子,全部点了同意。

Riku!耳麦里传来女孩的声音。

抱歉我刚睡醒!让你久等啦!

她的声音依旧动听。他嘴唇翕动,迅速打开桌面上麦克风图标的快捷方式之后,终于开口,说了今天第一句话。

没关系,我也刚上。

Riku……你今天是不是累了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了?

因为Riku的声音一直很有元气很可爱啊!今天就……比平时要哑了一点点!

她难掩紧张的解释着。大俱利伽罗这才发现,有个声道的输出不是惯有的设置。

没办法,他硬着头皮,决定将错就错,轻轻嗯了一声。

这样……那要不,我们今天都下线休息吧?

他把她的提议,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他并不愿意结束这一天一次的相遇,于是只好思索——女孩子……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不乐意?他仔细的回忆着曾经审神者的模样,她会蹙起眉,嘟着嘴,从鼻子里发出轻轻不满的哼声。

一声上扬,一声下降。因为是第一次尝试,中间略有停顿,好在她并不在意。

哎,那你累的时候要记得跟我说哦。她嘱咐道。

好呀。声音经过软件的柔化之后,变得同羽毛一般轻巧俏皮,他轻轻的说。



Fin.




令人窒息的一千字,写完了解放了!

我抽到的题目是【大俱利伽罗玩网游装萝莉音】。这里咖喱为了不让婶婶认出自己,所以选择了和本身相差最远的萝莉音!

这是我半年份的沙雕了!更多惊喜请参见tag【莎调乱舞】

评论(22)
热度(53)

© 曌昭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