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

杂食




除宣传外请勿转载么么哒

异床同梦(上)

私设ooc乙女

愚人节到了,写个鹤ball

后篇戳我



——————————



瞥了眼立式钟,早上六点。

 

她又做了同一个梦。

 

梦里没有绿叶鲜花,没有白云蓝天,没有光,因为连她的影子也离开了。

但是能听见细微的声音。微生物在腐蚀着尸体;虫子的肢节在敲打棺木;有什么重要的人,在与这个世界道别。

 

——谁死去,又被埋葬了。

每次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梦就醒了。

 

还是没有知道那是谁的坟墓。少女睁开沉重的双眼,仔细瞧着天井上繁复的花纹,再次回忆着那个悠长寂寥的梦。可结果令人沮丧。

不过幸好自己没有黑暗恐惧症。不然迟早死在自己的梦里。她一边想,一边坐起身,扭头看见了摆在枕边的大振袖。想也不用想是鹤丸做得好事。

换上白衣绯绔,审神者将花式漂亮的和服拾掇起来,丢进了衣柜。

 

就这样鹤丸国永又在失望中迎来了新的一天。

新的一天,新的天气,新的公文,新的任务,连呼吸的空气都是新的。可只有面前的少女恪守着昨天的前天的以前的自己,一成不变。

 

“就不能给我一点惊喜吗……”一身雪白的付丧神抱怨着。

“没心情。”

“总不可能连穿漂亮衣服的心情都没有吧!”

“太麻烦。”

 

憋屈。鹤丸国永缩到房间角落。可他没有打算消停,而是拉着衣服上金色的细链,抖出哗啦啦的响声。

像个不停强调自己存在的熊孩子。这么闹了好一会,他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审神者终于在噪音中抬头看向了自己的近侍,并且朝着他翻了个白眼。

鹤丸国永是把懂得知足的刀。虽然审神者这样的反应算得上冷淡,可也够他乐上一时半会了。

怎么评价他的审神者才好呢。躺在榻榻米上的鹤丸国永又思索起来。连对他的恶作剧都不会多看一眼,在同年龄中绝对算得上死板的性格,说实话挺无趣的。

可就是这状似无趣的少女,在某一天,眼下出现了十分明显的青黑。鹤丸国永惊讶地打量着自己的主人。

照理来说,像她这样作息规律的人,是很没道理出现黑眼圈的。

 

这个就要说说审神者昨晚质量极低的睡眠了。

 

还是那个梦。

可是这次只有前半段与上次相同。后半段依旧是一片黑暗,但是却多了烦死人的喧杂,以及沉重到令人心碎的无力。

 

我不愿离开你。


这样深刻的眷恋扎得她头疼,被生物钟喊醒的时候,清早六点。

困顿和疲乏让她第一次对自己的被窝产生了如此强烈的不舍。

 

枕边又是那套漂亮的大振袖。她依旧不打算穿,可这个念头仅仅持续到她找不到自己的巫女服为止——连衣柜里备用的几套都不见了。

鹤丸国永也是煞费苦心。审神者烦躁地坐回自己还未收拾的被子上,瞪着面前的大振袖,一阵头疼。

是真的不会穿。她为数不多穿和服的经历都是在母亲的帮助下完成的,过程磕绊曲折不堪回首。对于一个习惯了现代服饰的少女来说,如此繁复的民族传统服饰真的让人头疼,连巫女服都是她在同期训练的时候好不容易学会的。

 

于是期待着审神者今日模样的鹤丸国永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形象改变太多了吧!

如果审神者能够成功穿上那套大振袖的话,鹤丸国永估计也会这么想,可他忘了。毕竟少女今天除了黑眼圈之外,只穿着长过膝盖的睡裙就冲进了他的房间,连头发也没束起!

审神者却完全无视了他惊悚的目光,直奔主题,翻箱倒柜。

 

看着她这么过激的反应,鹤丸国永说:“全部洗了。”

少女侧过头,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置信以及我想打你。

“全部洗了,歌仙刚晾出去。”鹤丸国永,磕磕绊绊地,补充道。

 

真的全洗了。数件绯绔沐浴在晨光之中,欢快地滴答着水珠。

很难想象当时站在庭院里,看到这幅光景的审神者是一种怎样的心情。虽然看似淡定的找了个子相近的狮子王借了内番服,可她还是将本不该今日当番的鹤丸国永踢进了农田。



-tbc-


半夜是脑洞的活跃期(再不睡要秃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88)
©Ap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