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

杂食




除宣传外请勿转载么么哒

胆小菇与阳光菇






私设如山放飞自我

不动行光x婶

时间线接之前一篇 论如何心理疏导酗酒少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审神者总觉得不动行光会有意无意地避开药研。
值得庆幸的是,这模糊得有些烦人的感觉,很快就被坐实了。

刚刚药研将文件送过来的时候,她看不动把自己塞进房间角落。
光很暗,他本身就是深紫的发色趋紧于黑。
阳光就在旁边几步距离的地方,他却有本事把自己完全缩进了这个角落里。

直到处理完手中的文件,不动行光依然保持着蜷缩的姿势,宛如一朵紫色的蘑菇……
少女想起曾经风靡世界的植物大战僵尸,里面有一颗胆小菇,见人就怂。恰好跟不动行光一样,也是紫色的。

她走过去,蹲在付丧神身后,扯了一下他长长的马尾,柔顺得不要不要的!铃铛也丁丁作响。
她在对方炸毛之前,问:“你怎么不跟别人打招呼?”
“跟谁?”他扭过头,望着审神者。面上浮着绯色,一开口就是糯米酒的甜味。

还装傻。
“药研。”
“哦……我没看到。”说完他还挪了两下屁股,更彻底的贴近房间的边角,“我背对着的,怎么会知道他来了。”

听起来好有道理噢——个鬼!少女一把捏住不动行光本来就泛红的鼻尖,“我们说话声音那么大你还聋了不成?”
他口中发出吸气声,挣扎着想摆脱那只手,未果,急了,“你先松开!”瓮声瓮气的,十分好笑。
“不松!你今天一定要给我说个所以然来!”

之前无论谁来不动行光都会坐在审神者身边,喝酒也好轻声哼唱也好,他偏偏只躲着药研藤四郎。
不仅特意换了个地方,背对整个房间。还在她与药研对话的全过程中,自始至终面壁独酌。

而又并非个性使然,不动行光身上散发出的冷硬与任性,那么明显,独独选择性无视了这个曾经与他共主的同僚。

信长公怕是把你宠坏了哦!这样的目中无人刻意针对,真的欠怼,对药研更是赤裸裸的伤害。
于是审神者将不动行光和药研藤四郎的名字,填进了今天的手合安排中。

“你故意的吧!”他嚷着,面对无法更改的安排表恨不得能把上面的字抠下来。
“被你发现了,这多不好意思。”少女贱兮兮地笑看他急跳脚的模样,“别辜负我一片苦心,你们要好好跟交流喔!”




能怎么交流!不动行光握着自己的本体,余光瞥见刀身上不动明王的雕刻,却在下个瞬间被对面迅猛的攻势重新拉回注意力。他堪堪挡下了对方一击,抬眼望见药研脸上的笑。

不动行光,lv99
药研藤四郎·极,lv99

手合个头啊,这是想方设法让他出丑吧!
不动行光突然委屈起来,想起那天赏樱审神者对他说的话,没用的刀连自己的尊严都不能有了吗!还说什么爱他!
可不动行光这幅样子在药研眼里就是神游太虚,“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开小差?”
极化和未极化之间,完全是质的差距。其实第一次进攻的时候,药研完全可以直接刺穿不动行光贴在衣下的软甲。他没选择那么做,倒不是想趁机报复对方之前的无礼,只是单纯想提醒对方战斗开始了而已。

友善的提醒却被误解了,不动行光忍耐着虎口和手腕的刺痛,药研的话传进他的耳中,俨然成为了嘲讽。
骄傲与自卑纠结在一起,全部堵在他心头。

不动行光还记得信长公拿起这把刀时,面上的喜悦。
从古至今,主君们所渴求的家臣特质,无非是才与忠。
说才,不动行光不认为自己继承到了信长公的智勇。论忠,他觉得自己亦不如药研。对方是以自身忠诚护主而扬名天下的刀。与他这样没用的,只能看着主人遇害逝去的刀,天差地别。
谈性格,药研大胆又有男子汉气概,不动行光总能听到审神者尖叫“药研超级男前!”这样夸奖的话。而面对他则全是“你到底要喝多少啊!”“不动行光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之类……

除了信长公与审神者的宠爱,他似乎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听起来真没用,不是吗?

手合结果,不动行光败北。
不动行光没有依照礼数向他的对手致意,一言不发地收起自己的本体,离开了手合场。




审神者知道发生的一切后,更气了。
坐在小姑娘身旁的莺丸拍了拍她的头,并让她去安慰一下不动行光。

“为什么啊……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少女鼓起腮帮子,气得像个河豚,“对曾经的同僚那么不友好!这臭脾气跟谁学的呀!药研多难过他知道吗!”

之前在书房,药研还踌躇着要不要跟不动行光打招呼,可恼他一直故意无视对方。

“是你用的方法不对。”莺丸伸手点点她的额头,“主上要是听我说你的符咒术法,不如隔壁审神者会怎么想呢?”

“哼!”审神者显然不开心。她精于言灵,而对家长于符咒。
单看符咒这一方面,未免太欺负人了。

浅薄!她在心里凶完,突然想起自己也犯了这样的错误。
只看到不动不愿意接触药研,却没想过这是为什么。
那把刀的有多么自卑,就有多么自傲。

看见她醍醐灌顶的模样,古刀的付丧神笑起来。




没有第二把刀比不动行光更容易让她头疼又心疼了。少女觉得不动行光来本丸之后,自己耐性变好了特别多特别多。
大多时候,她都会迟钝又或是自以为是地,判定不动行光的想法。可也的确是不动行光的过分才会惹她气上头。

两只刺猬怎么相互拥抱?一不小心就各自扎得肉疼心疼。
而由于莺丸的缘故,率先服软的一般都是审神者。

她找到了躲在厨房偷喝米酒的不动行光,腆着脸蹭过去。
被躲开?接着蹭!
他要跑?
“嘿!看给你长脸长得!”审神者气急败坏。

没啥好办法能阻止不动行光胆小菇的拒绝沟通,一般都是武力解决。
拽他马尾已经是十分顺手的动作了。
不动行光一遍喊疼一遍乖乖坐下,与少女对视。

安静半晌。付丧神还是挪开了目光。
看吧看吧,胆小菇就是胆小菇。
审神者打破了沉默。

“对不起。”
小刺猬翻过身,露出柔软不设防的肚皮。
不动行光没吱声,低头盯着手里的米酒。

“你没有极化lv99之前我不让你跟药研手合了。”
付丧神嗫嚅老半天,最后只哦了一声。

“可是你先不理药研的,我太生气了,才让你去手合的。”
“哦。”哼。

“我也有错,所以我向你道歉。”
“哦。”接受了。

“没注意到你的情绪,是我的失职。”
“哦。”你没失职,照顾没用的刀的情绪不在你的工作范围内。

“但是你要再无视药研我就要打你了!”
“……哦。”

“这样我当你答应了。”
“哦……”

“话虽然这么说,信长公我不知道啦,可我还是有一点偏心的。”
“我更爱不动啊。”
“上次,抱着你转圈圈了不是吗啊?药研可没这个待遇。”
“……哦。”

“胆小菇挺好的,射程又远又能打。高高瘦瘦也不胖。还有你敢不敢说点‘哦’除外的话!”

“……那,胆小菇是什么?”
“……是不动行光!”

“哈?!你才是蘑菇!”
“我要是蘑菇我也是阳光菇!”

不动行光没玩过植物大战僵尸,但是胆小菇听起来就很怂,阳光菇听起来就很明朗。
“阳光菇的爱比大坚果还坚不可摧!还能再生!”


明朗得刺眼。让他想落泪。







Fin.






一直很好奇不动和药研的相处方式。信长还在世的时候会不会像小孩子争宠什么的_(:з」∠)_他们两个超级可爱

快饿昏了的时候写的,有虫请帮我抓一抓谢谢TUT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8)
热度(120)
©Ap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