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

杂食




除宣传外请勿转载么么哒

一个小小的安利和随笔。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喜欢这个版本的江山雪,虽然原版也很好,但这一版是我听得最久的。不管是念白还是歌本身都很棒。
对于我这种喜新厌旧的人来说,能听一首歌一年多还没腻也是十分意外。当时搜在论剑台挂机,就顺手搜了纯阳的相关同人曲。
除了唐家堡的最顶上,论剑台应该是我唯二喜欢挂机的地方。光与雪,风与树,黑与白,整个世界安静又分明。耳机里又是悠远清澈的歌声,点卡烧得再快我也毫无顾虑。
之后某天,我在论剑台挂机。飞来一个剑纯,要我和他插旗。
都说鲸鱼打剑纯是天赋技能不用学,当时我是个pvx,被他打得怀疑鱼生。等道长切了心法换了气纯,又把我摁在地上一顿毒打。
差点玻璃心。
那是第一个教会我怎么看纯阳蓝豆的道长,第二个愿意带我进竞技场翻滚的人。“你这个是被缴械!缴械了懂不!就是你的弩被偷了!”“叠刃叠刃叠刃五层我的亲娘啊你快去绕柱子溜了!”“你怎么隐追盾壁啦!你看他掉血了吗!”诸如此类。
第一次带我进竞技场的是一个喵萝,我隐追乱交惊鸿瞎开,输多赢少,大多数赢的局还是喵萝一挑二。跑商也是她全程焦点着我,生怕我被劫镖。
第一次陪我插旗的是一个丐哥,一掌八层都很溜。立志要成为一个犀利pvper的我每天上线就滴滴他,丐哥也不嫌烦,那时扬州满地的血大概有一半是我的。六一我黑得一个山楂果都搓不出也是丐哥点的我交易。
还有一个妖军娘,pvp穷三代里,他是我列表中唯一双修的有钱人,看到我全部都是5/6的装备差点被他自己的强迫症逼死,低价出售五行石让我好好精炼。
我跟我的师父,大概有好几个师父——从升级的第二天到现在我可以自己打上十二段,对这个游戏失去了当初的激情与兴趣,我和他们的缘分都不深,有的甚至没等我满级就留给我一个小信封,孤零零地躺在好友列表里。但是我遇到了很多很多好心的路人。
也有人跟我说,游戏里涉及不到太多利益,别人才会搭理你,可是至少在我茫然无措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装做挂机看不见,愿意跟我在狭窄的聊天框里扣出一个字一个字,跟我慢慢解释。

未曾忘矇昧时授我出世方。
江山雪的一句词,现在老油条如我也曾经是一个傻得要命的小白,接受了各种善意。那个游戏中的江湖现在或许红发金发遍地走,时装限量满天飞,职业不平衡竞技也不太像样,很多人说剑三只剩下了情怀,可世间大梦一场,能与诸位相遇,已是十分感激。

 
标签: 剑网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14)
©Apu. | Powered by LOFTER